免費咨詢電話:400-1022-888
您的位置:首頁 > 業務領域 > 知識産權部 > 正文

最高人民檢察院發布保障和促進科技創新典型案例依法懲治侵犯商標權的犯罪,加強對商標權人平等保護

作者:admin 來源:元緒律師事務所 時間:2016-07-25 10:11:29 點擊次數:2048
 一、基本案情
  “L’OREAL”(歐萊雅)商標系經我國國家工商行政管理總局商標局核准注冊,核定使用的商品爲第69類:包括化妝品、花露水、科隆香水、化妝乳劑、香滑石,且均在注冊有效期內。
  2014年6月起,被告人劉一明、顔迎梅以牟利爲目的,租用上海市浦東新區高東鎮趙高路某倉庫作爲制假加工點,先後從他人處購得大量假冒“L’OREAL”(歐萊雅)注冊商標標識的化妝品原料、包裝瓶、商標貼標、包裝盒以及商標機等作案工具,並雇傭被告人滿麗麗、滿樂幫其制作假冒“L’OREAL”品牌的化妝品,將化妝品原料委托他人代加工灌裝後,私自包裝、貼標,出售給他人,從中牟利,累計銷售金額爲人民幣9,090元。
  2014年12月5日,上海市公安局浦東分局在上述制假加工點,當場查獲假冒“L’OREAL” 化妝品9316瓶及大量化妝品半成品、商標標識、商標機、氣泵、燙金機等制假工具。經鑒定,均系假冒歐萊雅商標的産品,共計價值人民幣28萬余元。
  本案由上海市公安局浦東分局于2014年12月5日立案偵查。上海市浦東新區人民檢察院于2015年1月9日以劉一明等人涉嫌假冒注冊商標罪批准逮捕,並于6月10日提起公訴。2015年11月17日,上海市浦東新區人民法院以假冒注冊商標罪分別判處四名被告人有期徒刑三年六個月至有期徒刑一年六個月緩刑一年六個月不等,罰金九萬元至一萬元不等。
  二、典型意義
  本案系一起由權利人舉報、公安機關重點偵查的侵犯知識産權案件。上海市浦東新區人民檢察院高度重視,認真辦理,取得了較好的法律效果和社會效果。一是引導取證,夯實證據基礎。在審查逮捕階段,與公安機關充分溝通,明確取證重點,對于商標授權、非法經營數額以及涉案人員的參與程度提出取證方向,確保案件質量。二是積極研判,確保打擊效果。對負責管理工人的顔雪梅提出追訴建議;對主要負責貼標、裝外包裝、塑封、裝箱,搬運原材料等的滿麗麗、滿樂,認爲系制假的實行犯且作案時間長,有刑事打擊的必要,而對于另一名參與犯罪僅有一周左右的涉案人員李豔,認爲主觀明知的證據不充分,且社會危害小,故不作刑事處罰,但充分發揮其作爲證人的作用,制作詳細的證言筆錄,對相關事實進行固定。三是服務民生,擴大社會效果。浦東新區人民檢察院會同公安機關打掉該窩點後,將上遊提供制假原料的廣州“阿華”和下遊專門收購和銷售假冒化妝品的“陶國方”等線索移交相關辦案單位,並通過新聞媒體進行法制宣傳,謹防上當受騙,取得了較好的社會效果。
依法懲治侵犯著作權犯罪,加大對網絡侵權盜版犯罪打擊力度
    一、基本案情
  “笑傲江湖OL”網絡遊戲軟件V1.0系完美世界(北京)網絡技術有限公司享有著作權的互聯網遊戲。
  2013年10月底,被告人何利凱等人從他人處購買“笑傲江湖OL”網絡遊戲程序,由被告人何利凱負責運營和版本修改,羅林負責程序編寫、修改,厲標負責修改原始密碼、上傳服務端、調試客戶端登陸遊戲等。後被告人何利凱等人租用服務器,並安裝修改後的“笑傲江湖”遊戲程序,通過私服論壇進行推廣,吸引玩家,通過收發郵件等方式爲網絡遊戲玩家提供客戶服務。
  2013年11月起,被告人何利凱等人運營“笑傲江湖”私服並通過銷售元寶(遊戲幣)營利,玩家充值元寶的方法是通過購買盛大一卡通,移動、聯通、電信電話卡,通過第三方支付平台“易寶平台”進行充值,易寶平台扣除手續費後進行結算劃款。據易寶平台出具的交易明細,被告人何利凱在易寶支付平台上所使用的商戶進款總額共計人民幣31萬余元。
  2014年2月21日,北京市公安局海澱分局以何利凱、厲標涉嫌侵犯著作權罪立案偵查,並于5月14日提請批准逮捕,北京市海澱區人民檢察院認爲證據不足不予批准逮捕,並引導公安機關提取遊戲程序同一性比對鑒定等關鍵性證據。2014年11月4日公安機關再次對二人提請批准逮捕,海澱區人民檢察院依法批准逮捕並對同案犯羅林予以追捕。2015年2月13日,北京市海澱區人民檢察院以何利凱、厲標、羅林涉嫌侵犯著作權罪提起公訴。2015年11月2日,海澱區人民法院以侵犯著作權罪判處被告人何利凱等三人有期徒刑三年至二年不等,適用緩刑,各並處罰金人民幣十六萬元至十萬元不等。
  二、典型意義
  本案系全國“掃黃打非”辦公室、北京市人民檢察院督辦案件。北京市海澱區人民檢察院知識産權檢察處充分發揮職能,高質引導偵查,高效提起公訴,有力打擊了犯罪。在第一次審查逮捕階段,檢察機關針對關鍵性定罪證據“遊戲程序同一性鑒定”缺失的情況,積極引導公安機關確定偵查方向,明確工作重點。後經鑒定機構將從被告人厲標處勘驗所得的遊戲程序與完美世界官方遊戲程序進行比對,文件夾名稱和路徑相同比例爲96.67%,95.31%文件名一致且文件所在路徑一致,其中94.47%文件內容完全一致,認爲兩個遊戲服務端程序存在實質性相似,從而夯實了定罪的證據基礎。在第二次審查逮捕階段,檢察機關充分發揮法律監督職能,及時批捕並對一名同案犯予以追捕,同時對圍繞“非法經營數額”、“服務器及遊戲運營情況”、“涉案人員出資及收入情況”等關鍵性工作列明繼續偵查提綱,引導公安機關及時收集固定電子證據等定罪量刑關鍵證據。審查起訴期間,檢察機關針對被告人的多個辯解一一核實,多次開展法律政策教育工作,三名被告人均認罪並賠償被害單位損失,得到被害單位諒解,辦案取得良好的法律效果和社會效果。
依法懲治侵犯商業秘密犯罪,加大對侵犯商業秘密犯罪的打擊力度
    一、基本案情
  2010年9、10月間,被告人吳廣利用其在上海藥明康德新藥開發有限公司(以下簡稱藥明康德)擔任合成研究員的工作便利,先後數次采用拆換其他研究人員辦公用保密電腦硬盤的方法,竊取藥明康德的研發資料。2011年3月至6月間,被告人吳廣爲虛假宣傳個人研發能力,將竊取的新型化合物結構式中的89個在互聯網網站公開披露,導致藥明康德直接經濟損失人民幣2,686,103.43元。
  經審查,浦東新區人民檢察院于2012年9月26日提起公訴。浦東新區人民法院受理後,于2013年8月5日召開庭前會議,同年8月22日、9月22日不公開開庭審理了本案。判決書確認了起訴書指控的犯罪事實,認定被告人吳廣構成侵犯商業秘密罪,判處被告人吳廣有期徒刑三年六個月,並處罰金人民幣十萬元。
  二、典型意義
  本案是上海首例涉及化合物結構式的侵犯商業秘密案件。本案被害單位爲上海藥明康德新藥開發有限公司、輝瑞公司,涉案化合物主要用于藥物研發。上海藥明康德新藥開發有限公司是上海最大的制藥、生物技術以及醫療器械研發外包服務公司(注冊于外高橋自貿區),訂單主要來自歐美發達國家,目前已在全球處領先地位。輝瑞公司是全球最大的生物制藥公司,總部地點爲美國。被害單位之一輝瑞公司也對本案極度關注。如本案處理不妥,不僅影響藥明康德與輝瑞的業務合作,甚至會導致中國整個醫藥研發外包行業的崩潰。
  本案系新類型案件,控辯雙方在化合物結構式的同一性認定、商業秘密密點的確定、被害單位經濟損失的計算等專業問題上都存在爭議。爲此,檢察機關以提前介入爲辦案重點,案件庭審爲辦案核心,以案件法律效果與社會效果的統一爲辦案目標,認真做好案件辦理工作。一是積極開展提前介入、引導偵查取證工作,充分聽取被害單位的意見細致掌握行業特點,邀請專家一同開展專業論證,充分掌握涉及定罪量刑的關鍵專業問題。二是做好鑒定人、專家證人出庭工作,事先制定鑒定人、專家證人盤問方案,有力辯駁辯護方專家的錯誤觀點,出庭取得預期效果,法庭全部采信了公訴方的觀點。三是做好後續社會管理創新的工作。檢察機關在辦好案件的同時,主動向藥明康德等藥品研發單位了解企業對知識産權保護及其對自貿區企業的影響等問題,積極構建檢企知識産權保護協作平台。被害單位藥明康德、輝瑞公司對案件處理過程和處理結果表示滿意,輝瑞公司對本次案件辦理過程中反映的中國知識産權保護環境非常認可,取得了良好的社會效果。
全面加強知識産權案件法律監督,確保知識産權保護措施正確執行
    一、基本案情
  2007年4月19日,甯波伊司達潔具有限公司(以下簡稱伊司達公司)起訴至自貢市中級人民法院,請求判令被告陳萍芳立即停止使用並撤銷其在中國互聯網絡信息中心注冊的域名www.伊司達.cn,賠償經濟損失5萬元。
  自貢市中級人民法院于2007年7月25日作出(2007)自民三初字第3號民事判決,認定伊司達公司注冊的“伊司達”商標屬我國馳名商標,被告陳萍芳對“伊司達”馳名商標進行複制、模仿,侵犯了伊司達公司馳名商標專用權,判決被告陳萍芳立即停止使用其所注冊的“www.伊司達.cn”域名,並賠償伊司達公司經濟損失5萬元。
  2010年10月14日,自貢市人民檢察院以該案承辦法官李建生涉嫌民事枉法裁判罪決定立案偵查。在偵查過程中,自貢市人民檢察院對該案原告伊司達公司、被告陳萍芳以及代理人和上海喬柏律師事務所相關人員進行了調查。上述人員均承認,伊司達公司訴陳萍芳計算機網絡域名侵犯商標專用權糾紛一案是上海喬柏律師事務所與伊司達公司惡意串通故意制造的虛假訴訟案件,目的是利用司法手段爲“伊司達”商標認馳提供便利,本案中涉及陳萍芳侵權的相關證據均系僞造。
  2014年9月28日,自貢市人民檢察院以該案涉及虛假訴訟爲由提請四川人民檢察院抗訴。四川省人民檢察院于2015年1月20日向四川省高級人民法院提出抗訴。四川省高級人民法院受理該案後,指令自貢市中級人民法院再審。自貢中院再審後支持了檢察機關的抗訴理由,認定該案系虛假訴訟案件,判決駁回了該案原告的訴訟請求,並對該案原告進行了當庭訓誡。
  2011年11月4日,四川省威遠縣人民檢察院以該案承辦法官李建生涉嫌民事枉法裁判罪提起公訴。2015年8月5日,威遠縣人民法院判決被告人李建生構成受賄罪,免于刑事處罰。
  二、典型意義
  虛假訴訟行爲不僅披著合法的外衣侵害國家、集體或第三人合法權益,而且擾亂了正常的訴訟秩序,嚴重地損害了法律的公信力。本案及其余3起案件,系四川省檢察機關辦理的首批非法認定馳名商標案件,其中兩案提出抗訴,兩案提出再審檢察建議。通過四川省檢察機關渎偵部門與民行檢察部門通力配合,查實了該案當事人爲通過訴訟方式達到非法獲取“馳名商標”司法認定目的制造民事虛假訴訟的非法行爲。該案除代理律師和涉案法官被追究刑事責任外,該系列案件民事部分全面獲法院再審改判。
  檢察機關依法實施民事檢察監督,嚴厲打擊馳名商標認定領域的虛假訴訟行爲,有力地維護了司法公正,保障了馳名商標認定的正常秩序。同時,通過該4起檢察監督案件的辦理,也凸顯了檢察機關各業務部門之間一體化辦案協作機制的重要作用,有利于發揮檢察監督的整體效能,形成監督合力。